poisony_r

第一次写文,严重ooc ,文笔烂到死hhh
新奇还是琪颖都挺合适的hhh

无题
人们总是迷失了自我而不自知。
丢失了自我而不自止。
这是哪?
我是谁?
看着冰冷无情的墙壁和天花板。
消瘦的身体。
蓝白相间的病号服。
手背上插着的输液管。
身边空无一人。
头好痛。
“吱呀”门被推开。
进来了一个男孩。
“你……你醒了!”
他奔跑过来。
抱住了我,把头埋在我的颈窝里,我感觉泪水浸湿了我的肩。
我的双手无处可放。
我看着他。
眼里没有一丝感情。
“你是谁,为什么要哭?”
他猛的起身,双手抚上我的脸,红红的眼眶,因为震惊而颤抖的身体,和无血色的薄唇。
来不及修理的脸长出了青色的胡茬,但是还是可以看出如果好好收拾一下也是个美人。
“我是谁”我问他。
“你失忆了?你失忆了……”
“没关系”他苦涩的勾起嘴角笑了一下“我对于你来说,只不过是个过路者而已”
他说着说着,眼泪溢满眼眶,我看着他的样子,心里难受的很,手不由自主的帮他擦了眼泪。他愣了一下,抱着我的手哭的更厉害了。
“你没事吧”空旷的病房里充斥着我冰冷的声音,不含有一丝情感的问句。
他眨了眨眼睛,用手捋了捋我凌乱的头发。
一瞬间,他俊美的脸在我眼前放大,他咬住了我的嘴唇,肆意的啃咬了起来,我感觉他的眼泪滴在了我的脸上。
好痛!好痛!我推开了他,看见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。
他什么都没说,推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,留我一个人在病房里。
我睡了过去,当我醒来时,看到了一名护士站在我面前。
“516号病房的病人,您的家属给您办理了出院,请您快点收拾自己的必需品。”护士说完这句话便走了出去。
我能有什么要收拾的呢?环视一周,没有看到让我觉得是必需品的东西,便脱下病号服,套上自己的衣服,在镜子面前照了了照自己的样子,柔和的线条,出神的眼睛,一头及肩的卷发,两颗可爱的小虎牙。哦,我原来长这样啊。之后我便拿上手机走了出去。
走出医院,走到大街上,看着喧闹的大街,来来往往的车,路过的行人。几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向巨大的海浪一样向我袭来。
孤独、无助、失望……
我要去哪?我该去哪?
打开手机通讯录,只有一个叫做陈新颖的人,我打了过去
“嘟,嘟,喂……这里陈新颖”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,哦,是他呀。
“喂,我出院了,你办的?我现在,现在没有地方去,你可不可以……来接我一下”
“嗯”我听见他那边慌忙的声音,和狂奔的声音。
我挂掉了电话,我坐到了旁边的台阶上,看着周围路过人们异样的眼光,好难受。
我把头埋到了臂弯里,闭上了眼睛,算了,就这样吧。
过了不一会,我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在我面前停下,取而代之的是跑步后难忍的喘息声。
我抬起头,他额头上的碎发被汗水黏在了一起,脸因为过度奔跑充血而变得通红,阳光从他身后撒来,撒在了我的身上,他薄唇轻启。
“记住,你叫陈浩琪。走,我们回家。”

评论

热度(10)